您现在所在位置:哈尔滨癫痫医院 > 医院概况 > 媒体报道 >

【京科医案】焦虑性抑郁是种什么体验?旁人体会不到的崩溃!

时间:2021-01-18 16:08来源:未知 作者:京科脑康点击:

       刚开始在大一的时候,情绪莫名的焦虑,总是担心明天上课老师提问我,答不出来问题怎么办?同学会不会笑话我?会不会影响期末成绩?会不会影响学分?甚至影响毕业?总是把这种对于未来不确定事件的担心扩大。导致上课走神,紧张,手心出汗,口渴,总想喝水,但又不敢喝,总想去厕所,每天上课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。

 
  后来情绪不好,一直很低落,就是开心不起来,找到学校的心理咨询师,我感觉也并没有让我缓解多少,依然不敢跟别人交谈说话,更别提在公众场合说话,甚至去食堂吃饭恨不得谁都别看见我,让我安静的吃完。
 
  当我大二的时候,身体里游走性痒,抓不到,难受,要疯,感觉自己完了,一事无成,什么都做不好,别人都没我这么烦,没有我这么多事儿,越来越讨厌自己,想打自己。到了大三我就休学了,并不是去治疗了,而是在家呆着,因为从小我爸妈就离婚了,成立了各自的家庭。我跟爷爷奶奶生活,我不知道怎么去跟老人家讲我出现问题了,他们也听不懂,我爸妈根本也不关心我,这么多年很少联系。
  帮隔壁邻居家捎过一瓶安眠药,回去的路上脑子里全是把它都吃了的想法,恰巧拼车的那个男同志和司机滔滔不绝的说话,降噪耳机还是难以阻挡,导致烦躁难耐,产生杀人、跳车的冲动,抑制冲动很痛苦。
  我觉得我想自杀也是因为看得太开了,觉得活着没意义,干嘛非要经历痛苦,白天的困倦都能让我产生想死的念头。无奈还有所牵挂,还有理性阻止我赴死。我每天都会觉得无聊,有时候也不是想死,就是想尝试一下吞药,吞完再让他们把我救回来。
    来院就诊:
 
  微微远在国外的姑姑回家探亲,听说微微大学休学非常震惊,姑姑察觉到微微的情绪很反常,她给微微的父母分别打了很长一通电话,将他们叫了过来,一同带微微来到了黑龙江京科脑康医院精神科就诊。
 
  检查治疗:
 
  黑龙江京科失眠抑郁医学研究院院长、心理科主任罗亚军接诊,听了微微的病情自述后,根据检查结果,罗院长确诊微微为重度焦虑伴有抑郁的情况,建议住院接受系统治疗。
 
  了解到微微的病情原因很可能是童年时期感觉被父母抛弃,缺乏父母关爱导致,微微的爸爸妈妈红了眼眶,她的爸爸低头沉默,她的妈妈不停的自责,没想到自己的婚姻失败会导致女儿变成这样。
 
  在经过中西医结合治疗,辅助心理治疗等一个阶段的系统治疗后,微微没有自杀自残想法,主动跟医生护士打招呼,每天开始喜欢照镜子打扮自己,对爸妈的嘘寒问暖有些不适应,但是没有抗拒,她开始乐观起来,并提出出院以后想回学校继续上学,毕业赚钱让爷爷奶奶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 
  罗亚军院长提醒:
 
  “焦虑与抑郁部分症状是交叉重叠出现的,所以要综合治疗。微微的情况应该在治疗焦虑的同时治疗抑郁,我们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法,根据情况配置适合的中药及神经方面的治疗,使其尽快恢复平衡稳定。孩子在童年经历中,心灵受过创伤,会导致长大以后情绪、精神心理等方面出现问题,需要家长细心一点,及时发现,及时就医。”
    上一篇:没有了     下一篇:没有了
备案号:黑ICP备19001199号-33